Madness

Madness,瑞
一个天天车祸爬墙比吃还快的se qing 博主
最好不要转载,巍澜文整理艾特可以
双豹金黑/巍澜,在玩

今天所有的周边特典就都好啦!
因为实在是联系不到大家,所以没有手链size的大家我都给做了15.5-16,应该是平均偏大一号!T的手串会偏小半号,k哥会稍微大一点,不知道为啥金色珠子比紫色珠子大一丢丢。期待大家收到货之后给我的反馈呀!
因为是第一次出本好多事都不太懂,难免有些手忙脚乱,但是老M和毛毛都在努力地做到最好,希望给大家最好的作品,所以再一次感谢大家!也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墨水周边!
非常感谢大家对于本子的支持,由于特典和周边的数量有点大,中间还因为印刷色差问题返工什么的,所以发货要延后几天!我们,代理和工厂都在很努力地赶啦!希望大家谅解,比心心

一个小通知

订购了《the sun never set》里手链的宝贝记得要私信客服尺寸哦!手腕厘米数!千万别忘了!不然就要随机发啦,应该是会偏大的

【双豹/金黑/killchalla】误会(上)


 

¥那谁想看的家暴梗,久违的30天挑战4/30。精神疾病涉及。

 

 

$

Erik又喝醉了。

 

在Erik推门进来的时候,T’Chana确定自己看到了自己的爸爸T’Challa恐惧的眼神,女孩想要伸手安抚他的父亲,手却抖动得比他还厉害,父女俩对视了一眼,彼此都看出了一丝担忧。

 

“T’Chana,回房间去好吗?”T’Challa努力地扬起一个微笑,把年幼的女孩搂到自己怀中,让她靠着自己的脖颈发泄一会儿心里的恐惧,T’Chana偏过头,看到了自己父亲脖子上那一圈红色的痕迹,Erik掐了他,年幼的女孩还记得当时自己父亲压抑的叫声,Erik用力很大的力气把T’Challa到处乱推,床,柜子还有那张办公桌都发出过不堪一击的声响,Erik喝醉之后的家暴总是会殃及玻璃杯,甚至是那个T’Challa最喜欢的花瓶,Erik把它们全毁了,就像是要毁掉这个家。

 

“他会打你的,Papa.”T’Chana颤抖着双唇,她害怕极了,可是她又不敢直面她的另一个父亲,女孩曾经看到过那一身的斑驳纹身,Erik告诉她那是光荣的痕迹,每一个点都代表着一个死在他手下的人,Erik还凶神恶煞地告诉她瓦坎达的女人应该骁勇善战,剃光头发同坏人抗争,有一回T’Chana的生日礼物是一把枪,不是女式小手枪,是一把真正的,可以夺人性命的枪,装满了子弹,Erik还告诉她这枪的后坐力可以把她稚嫩光滑的小手弄出一道大口子,不停流血。

 

“他不会的,宝贝,”T’Challa温和地说道,他的眼睛紧紧地盯着Erik走进浴室的方向,微微吐出一口气,松开怀里的女儿,宽大的手掌贴着她的肩膀,“无论听到什么,把房间门锁上好吗?我保证明天一切都会好。”

 

你保证也没用,我知道他会打你,会打碎家里一切能够打碎的东西。T’Chana有些绝望地想着,她痛恨自己帮不了自己的父亲,只能躲进自己的房间,看着一屋子的洋娃娃和粉色小灯,假装一切都好,然后哭着听隔壁房间的动静。

 

Erik出来了,T’Chana看到他身上多了一条刀疤,T’Challa明显也看见了,他立刻站了起来挡住了女儿的视线,用手拨着她的肩膀和手臂让她快回房间去,T’Chana无声地抽噎起来,迅速地跑进了自己的房间。

 

 

“Erik你不能!啊!”T’Challa的声音从客厅传到T’Chana的房间里,女孩胆战心惊地听到了拖行的声音,中间夹杂着几声T’Challa微弱的呻吟抗议和Erik疯狂又邪恶的大笑,那声音越来越近,T’Chana急促地呼吸着,迅速的躲进了被子里捂住耳朵,但是那声音还是隔着墙壁一声声地传过来,门被用力地关上。

 

“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T’Chana听到了Erik的问话,她知道这个恶魔总是不让T’Challa做这个,他不让他出门,甚至连T’Challa和邻居多说几句话也会引来Erik大怒。

 

她继续将自己蒙在被子里,蜷缩起来,全身的每一处感官却好像都在隔壁房间,他的父亲低声地回答了什么,下一秒就是一声重重的闷响和T’Challa一声惊叫。她就知道,那个恶魔一定会打他的父亲!还有几次,她透过门缝看到Erik骑在他身上紧紧地掐着T’Challa的脖子,直到T’Challa露出痛苦的神情,全身剧烈颤抖直到失去意识那个恶魔才停手。

 

“你不听话,我得惩罚你。”Erik又说。

 

T’Chana侧躺着,眼泪从眼眶里滑落,弄湿了枕头和床单,她听到隔壁传来更响的声音,她的父亲惊恐地尖叫着,对着那个恶魔求饶。她努力地想让自己睡着,因为她知道哪怕明天太阳升起之后T’Challa会带着一身伤,走路都没有办法好好走,脸上和手臂上都有青青紫紫的痕迹,甚至还会有流血的伤口,她的父亲还是会温柔地叫她起床,为她准备好早饭,那时候Erik已经离开了这个房子,那个恶魔在傍晚之前不会回来。

 

隔壁的动静逐渐平静下来,但是T’Chana知道这一切还没有结束,Erik往往会折磨T’Challa直到深夜,她用双手捂住耳朵,紧紧地闭起眼睛。

 

“不,求你,T’Chana还……”

 

从T’Challa嘴里吐出的那个名字让女孩全身一个激灵,她开始感到愤怒,她唾弃自己,比起Erik的兽行她更恨自己没能好好地保护好自己爱的父亲,她是个小孩,没有办法为T’Challa挡下那些拳头,但是她总有自己可以做的。

 

T’Chana从床上爬了下来,抹掉脸上的眼泪和鼻涕,轻手轻脚地走到自己的小电脑旁边,那是姑姑送给她的礼物,现在成了她向外界求助的工具。

 

她一定要为T’Challa做点什么。

 

 

“你好,打扰了,”站在门口的社区志愿者和一个儿童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亮出了自己的身份证明,他们仔细地透过眼前的男人看向房子里的情形,这是一个温馨的家,至少布置上来看是这样的,一般家暴者的家都是凌乱的,“我们接到举报电话,说您家中存在家暴行径,所以来调查一下,希望您能配合。”

 

T’Challa惊异地看了站在一边的T’Chana,将两个工作人员迎进了房间。

 

 

$

“今天有谁来过了吗?”Erik看了看洗碗池里的两个杯子,皱着眉问道。

 

“我正想和你说这个。”T’Challa低下了头。


¥我好困,卡个肉明天补上。

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日更5k的巅峰呀......

至于5/30,就下辈子吧。


【白宇角色水仙/裴文徳x赵云澜】渡我


 

¥就,不知道哪里来的脑洞,表达我对bygg深厚的爱。说是赵云澜,应该是昆仑君。《法海传》的画面和色调是真的好看,但估计因为各种剪辑原因啥的剧情有点赶经不起推敲,裴文徳应该是一个有自己信念,意志坚定的人!请大家去看一下支持我们白宇哥哥吧!

这个时间还有各种逻辑问题超多,就,就这样吧…一个自娱自乐的水仙

 

 

$

“哪里来的小和尚,不知道这里没有允许不能上来吗?”

 

法海听到背后的声音愣了一下,他修炼到这个程度,已经很少有人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近他的身了。他弓着身体,一个降魔印刚刚结出,金色的力量直冲面前那道看不见的屏障,法海用了七成的力量,那道透明墙却只出现了几道裂痕。

 

身后的男人走近几步,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又一次开口询问,“破了屏障也上不去,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西北海外,大荒之隅,余虽不才,不曾见多识广,但游历四方,”法海转过身去,看见一张带着淡淡笑意的风神俊朗的脸在他眼前放大,见他突然转身男人好像还惊讶了一下,冲着他眨了眨眼,法海轻咳一声,继续说道,“神山之名还是听说过的。”

 

法海一边说一边退后几步,步速快但是不急,一晃神看着好像是缩地退后的,两人这才仔仔细细地看清眼前人的面容,法海穿着白色长袍全身上下遮得严严实实,外面还套了一件带兜帽的披风,昆仑眼尖,一眼就看出他脖子上挂着一串迦南佛珠,一百零八颗,每一颗上都刻着经文,散发着凡人看不见的淡淡金光。法海看着昆仑君,他衣服穿得有些随意,不像是来这严寒大山而是像刚从家里跑出来的,一袭青衫自上而下由浅入深,下摆还有淡淡的波纹暗纹,好像效仿的是天下山川河流,和高山上飘着的云雾。

 

“那你就应该知道,不周山不让人上,”昆仑君掩饰着打了个哈欠,不着痕迹地观察着这个和尚,他一会儿想这人光头冬天会不会头冷,一会儿想西方可有这一号人物,一会儿又琢磨这股若隐若无的妖气到底出自哪里,“而且你连这道屏障都破坏不了。”

 

“我无意冒犯,只是缉妖途中,那小妖逃到了这山上。”法海直觉眼前的人不简单,他决不是凡人,法海尚有佛印护身,站在山脚下也不觉得冷,但是不周山周遭荒无人烟,都是因为严寒才人迹罕至,眼前的男子就穿了一件薄衫,行为举止也好象是在自家门口遇到了不速之客。妖,还是同他一样?法海抓紧了手里的佛珠,暗暗地纳了一口气。

 

“哦……”昆仑君眨了眨眼,露出一个客气的笑容,心中却骂着那只扰人清静的黑猫,想着这会有理由打骂克扣鱼干了,他看着法海。

 

“不管您是何方神圣,为了天下康泰,我须将他缉拿,免得那猫妖再为害人间。”法海说得非常客气,还朝昆仑微微低了头。

 

“你叫什么名字?”

 

“什么?”法海为这没头没脑的问句有些发愣,他抬头看向那个神色平淡的男人,轻声地反问回去。

 

“你叫什么?”昆仑见法海一脸提防,无奈地开口扯了个半真不假的谎,“你破坏了山下结界,我家主人问罪起来我也好说明白。”

 

“金山寺,法海。”法海单掌竖在胸口,躬身行了佛家问好的礼。

 

“不是这个,你看起来不像是出生在佛寺,和尘世情缘似断未断,”昆仑看着这刚过而立的小和尚,说话做事处处隐忍谨慎,实在是可怜,心下一个念头说的话便过多了,“我不问你法号,问的是你的俗名。”

 

法海勾了勾嘴角,什么似断未断,分明就是六根不净三尸不斩,体内妖血又时时作恶,逼得他不得不小心谨慎,可一旦遇到比他强的,这些就被堪破了。他抬头,重新直视那双眼睛,压下心头澎湃,说来也奇怪,那双眸像两潭死水,平静无波,却闪着亮。

 

“裴,文徳。”法海嗫嚅着双唇,颤抖着吐出这个名字。

 

昆仑耳中纳入这个名字,圣人便已洞悉此人今生,大善大恶好像已然就被书写下了,不周山一见他们之间也就结下了因果,因为那死猫法力高强这因果还不浅。昆仑看着那和尚的眼睛,心下一动,不知道怎么就随手打开了屏障。

 

“我家主人在外游历,等他回来你和我亲自向他解释去。”昆仑率先走上石梯,也不等裴文徳,就这么走了上去。

 

“这位施主,又如何称呼?”裴文徳只觉得在刚才那眼神下自己被扒了个精光,自己又变成了那个缉妖司总管裴文徳,而不是金山寺法海。

 

“赵云澜。”昆仑随口胡诌了一个名字,赵是大姓,想来也不会引起什么怀疑,况且就算怀疑又怎么样,踏上这不周山,就没人比他更强了。

 

“赵施主,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裴文徳跟在后面,一步步慢慢地走着,顶上地楼梯绵延,一眼竟然看不到尽头,他倒是不担心能不能上去或是入了贼窝,毕竟这是神山。

 

“山顶。”赵云澜回头看了他一眼,吐出两个字。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带着个要功德没功德要修为没修为的修行僧上山,只是洞悉他生前身后事,想要拉他一把。

 

“山顶?”裴文徳的脚步停顿了一会儿,默不作声地往自己胸口拍了一张符咒,可以保护他免受严寒,等到他体力不济他就要再拍一张符了,他看了看自己胸前内袋,希望里面的符可以让他顺利上山。

 

赵云澜看见了他的小动作,在心底说了一句到底是个凡人,在不费吹灰之力的走到第一层平台时停下了脚步,裴文徳疑惑地看着他,用眼神询问他为什么不继续走。

 

“不知道有多少人想上山求些什么,每一次很多人都死在半路上,我常常奇怪他们三跪九叩上不周山,却不先求能够顺利上山。”赵云澜看着远处的云海翻涌,回头对着裴文徳说道。

 

“因为他们有更要紧的事要求,这段旅途艰难险阻,却是为了成全自己求圣的大义。”裴文徳脱口而出,说完就看到赵云澜那张带笑的脸。

 

“你也会这么做吗?”赵云澜笑道。

 

裴文徳看着那条逐渐隐去的金边,云彩被渲染成漂亮的橙色,连同霞光一起铺在半山腰,心里一下平静下来,“我也会这么做,如果不能所求之事牺牲性命,那么只能说明意志不坚。”

 

赵云澜看着那张正经得过了头的脸,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老实说他身边正经人不多,熟人更少,常年陪伴其左右的只有一只开了智的黑猫,大荒和平的时候还有那么几个可以和他逗趣儿,现在却很少有了。

 

裴文徳的腰突然被搂住,赵云澜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就出现在离他很近的地方,鼻尖都快贴到一起了,遁入空门前他很少能有与人亲密接触的机会,出家之后就更少了,他快速地眨了眨眼,突然觉得全身一轻,周遭的景色统统往下坠落,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白色,裴文徳向下一看就发现自己原来是浮在空中,风掀开了他的兜帽,而赵云澜连衣角都不曾乱过。

 

“别动,”赵云澜看起来还有几分得意,像个孩子似的将裴文徳搂得更紧,“你上山没有事要求,就和我一起走个近路吧。”

 

风神俊朗。

 

裴文徳忍不住想,赵云澜大概真的是生在山川之中,才会兼并山与水的性格。

 

“哎,裴文徳。”赵云澜放慢了速度。

 

“嗯?”

 

“出家真的要剃头?再长出来再剃不是也挺烦的?哎,你们不能吃肉喝酒,那还有什么意思?我听说裴氏以前官居相国,想来你也是个官二代,怎么这么想不开?”赵云澜好奇地一个接一个问题,把刚才那股子仙风道骨的神气毁了个干净。

 

“……”裴文徳沉默着。


【巍澜】人民公仆 01

【巍澜】人民公仆 01


 

¥清奇脑洞,假如两人身份互换,沈巍变成了特调处处长,赵云澜成了大学教授。一些设定肯定会有变化,但尽力保留!剧书结合产物。会涉及一点易经五行八卦阴阳的知识,说错了大家可以告诉我!不会有很多破案啥的,还是追人。

 

 

$

龙城大学的选修课一般都在晚上,老校区学生宿舍楼通往最远的第三教学区那一段路弯弯曲曲,好像说是为了不破什么风水才故意修成这样,十五分钟的路硬生生被拉长成了二十分钟不说,中间有一段路没有路灯,四面八方都是黑漆漆的。周四晚上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这门课是唯一一门在第三教学区的课,楼层还特别高,只能说选修这门课的学生都是见色起意。

 

整个龙城大学最帅,最不像老师的副教授赵云澜是这门课的任课老师,这门课自从开课到现在五个年头,180人的大教室总是座无虚席,大概主要有三个原因,赵云澜平时分给得很高,但你要是敢和他对着干了,他绝对会给你穿小鞋,这是其一;其二,这个教授完全不像个教授,上课不仅风趣幽默,讲起理论知识也能引经据典口吐莲花;其三,赵云澜不愧是龙城大学最帅的那朵玫瑰花。

 

玫瑰花这个梗还是赵云澜自己作出来的,有一回他上课难得不走机车皮衣男孩的路子,换了一身格子衬衫加牛仔裤,学生调侃他不看脸年轻了十岁,然后劝赵教授赶紧把胡子刮了,赵云澜就不乐意了,说这不是胡子,这是……玫瑰花的刺。自此,赵云澜龙城大学最靓的玫瑰花就走红了。

 

赵云澜走进教室,眼前人山人海180双眼睛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也没有丝毫露怯,扫视一圈给了所有人一个微笑外加眨眼,前排几个姑娘就差捂着心口昏倒了。

 

“赵老师好!”

 

他单手抓着公文包甩过肩膀,都可以说是吊儿郎当地走上讲台,心理系主任总说他没个正形,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都没有,他手下带的几个研究生就总结为“不靠谱”三个大字。赵云澜对着齐刷刷的老师好接受良好,大学老师不是他最理想的职业,大概初中的时候他就想当个警察,高中因为一些事他又想当个抓鬼的,阴阳师道士这一类的,后来知道龙城有个特殊的调查机构这门负责灵异案件,他又削尖了脑袋想进那儿,结果他妈知道了他打算当人民警察出生入死,不乐意了,每次就用紫薇看尔康的眼神哀怨地看着赵云澜,也不说话不哭不闹,把赵云澜闹得都想跳楼了,他转念想想他那个在警局有关系的老爹肯定听老婆的,这要是给他直接下放到那个村头派出所去他就完了,于是赵云澜退而求其次地决定念犯罪心理学,结果他爸还是不同意,一个电话打给高中班主任勒令改志愿,赵云澜绝食了三天,期间用私房钱买了一堆泡面,闲的无聊还整天琢磨用牛奶咖啡橙汁泡面,但狠心的他爸妈还是没给他念,最后赵云澜就选了社会心理学,别的没学太会,为人处世社会交际学得那叫一个八面玲珑,见鬼说鬼话,见人说人话。

 

“我比较喜欢准时上课,所以再让你们自由讨论三分钟。”

 

赵云澜摸了摸下巴,用比较放松的语气对这安静下来的学生说道。他伸手往公文包里摸,发现自己随手拿了一本男装杂志,讲义没带,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摸了一把自己的脸,有些尴尬地把露出一个角的杂志塞回包里。

 

上课铃声在这时候响起来了,看着又一次安静下来的学生们赵云澜舔了舔嘴唇,用一种神秘又怪异的语调说,“第一节课我们生动一点,我就来教大家解梦吧。”

 

选修课的老师也会留时间给学生答疑解惑,赵云澜看到周围环绕的一圈男孩女孩,有点头疼但还是笑着回答了每个问题。

 

“老师,你刚才说江河湖海里有红色锦鲤是有桃花运代表鱼水之欢,那死水呢?”一个女孩抿了抿嘴唇,一边说一边脸红,这反应都快把赵云澜逗乐了。

 

“死水?”赵云澜心底转过不知道多少个弯,想来想去也没法用最通俗易懂的方法解释阴阳五行的东西,只好拍拍女孩的肩,打个哈哈圆过去,“这其实都是差不多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其实属于心理学范畴,天都那么晚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赵云澜出校门的时候已经十点多了,他认真地思考着自己那个狗窝公寓里到底还有没有泡面。他有点想吃老坛酸菜牛肉的了,烟肯定是早都没有了,赵云澜不在校园里抽烟,这一点他做得非常好,在学校里吃糖或者小零嘴解馋,出了校门又是一个老烟枪。他不住在教师宿舍,官方解释是赵云澜自己有房子,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宿舍风水。赵云澜有天眼,他可不想成天看到一些模模糊糊飘来飘去的鬼魂。

 

$

“沈处长,有新案子了。”

 

汪徵从传达室慢慢地飘进处长办公室,沈巍捏着一叠纸质报告书砍的正认真,他手边还有一厚沓,作为处长他必须从这些案件里挑出明确在特别调查处管辖范围内的案件,再派遣手下的外勤人员去调查,回来还要紧锣密鼓地写报告递交等待审批。沈巍很认真,每个案子他都必须亲自把控,对于下属们的管理也很严格。

 

“我知道了,先放在那里吧,”沈巍抬起头,露出一个淡到看不出来的笑容,“今天不是你和桑赞的纪念日吗?早点下班好了。”

 

汪徵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轻轻地对沈巍说了一句谢谢就又慢悠悠的飘走了。

 

一只黑猫从窗口灵敏地跃入,准确地砸在办公桌旁的一块小垫子上,他像个人一样伸了懒腰打了哈欠,任由沈巍摸了摸他的后脖子然后懒洋洋地依在沈巍一尘不染的西装裤旁。

 

“你让我去看的现场我去过了,密室杀人,和我们没关系。”大庆努力地蹦起来想看看桌子上的文件,由于体型原因最终没能成功,沈巍叹了一口气,把大胖猫抱到桌子上,让特调处副处长看个清楚。

 

沈巍看着那只胖黑猫眯着金色的眼睛,老神在在地盯着文件,总算是抽出空来给自己沏一壶茶,热茶一口闷下喉咙,让他清醒了一些,身上也暖和了一些。

 

“你下午四点出去的,现在才回来?”沈巍的语气还是温温和和的,但大庆浑身的毛一竖,战战兢兢地看向沈巍,讨好的喵喵了几声。

 

沈巍喝完功夫茶,收起了陶杯,伸手捏了捏大庆的后颈肉,“下次注意了,镇魂令主不归位,鬼魂在人间就没有约束,在他出现之前,我们必须格外注意。”

 

“你一个人,又是处长又是斩魂使,还要瞒着地府那边镇魂令的事……”大庆越说声音越小,沈巍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半夜,哪怕作为斩魂使他不用吃喝休息,这具肉身总是受不了的,面上的憔悴掩都掩不住,虽然使用力量会显得精神很多,但沈巍一直都不太在意这个。

 

“只要我…我们找到他,令主归位,就可以轻松很多了。”沈巍淡淡地说。

 

大庆看着沈巍迅速地收拾好桌面,留下了两份文件,又把另一份往包里放好,拿起包对大庆说道,“这两个案子,让祝红,老楚或者小郭明天一早去看一看,这个案发现场离我家很近,我顺路过去一趟。”

 

大庆点了点头,虽然那幅度小得几乎看不见。

 

下一秒,沈巍就消失在了原地。

 

$

赵云澜是被饿醒的。

 

明天周五他没有课,研究生也早早地被他布置了调查报告的任务,家里的存粮早就没了,冰箱里只有两包过期酸奶和一盒酸了的牛奶,学校到家沿路的便利店不知道为什么没开门,赵云澜只好没吃晚饭就早早地躺进了被窝,打算一觉醒来再开车去大超市添置一些。

 

大概是今天上了解梦的课,他半睡半醒时候做的那个梦赵云澜还记得清清楚楚,玻璃鱼缸红色锦鲤,透过窗户看到夜空的星星和桃花树,但他再回头看的时候鱼已经死了。赵云澜迷迷糊糊地坐起身,一手按了按太阳穴,一手揉了揉饿得犯恶心的胃。

 

赵云澜决定觅食去了,他出了门一边走一边想那个梦的寓意,红鸾星动说明他有桃花运,但死鱼和桃花一同出现就令人费解了。

 

“老师,你刚才说江河湖海里有红色锦鲤是有桃花运代表鱼水之欢,那死水呢?”

 

女学生的声音突兀地响再赵云澜耳边,赵老师站定,吐出一口浊气低声骂了一句脏话。死水属阴,阴水对应红鸾星,如果梦里的房子是赵云澜家,那他决定不可能犯什么风水忌讳,他看的是南窗,那个位置的红鸾星主疾厄宫,这可不是什么桃花运了,他赵云澜要有血光之灾。

 

赵云澜魂不守舍地路过一条小巷,余光瞥见两个人正在对峙,透过那个背光的黑影他看到一张脸,他心头无意识地震动一次,只觉得那个人非常熟悉。赵云澜地脑子还没跟上脚的动作,手上的拳头就已经挥出去了。

 

这一下打空了。

 

赵云澜愣愣地看着自己打散又在逐渐聚拢地魂体,迅速地看了一眼对面那个看起来被吓傻了的男人,当下什么血光之灾都忘了,只当那是他脑子没转过来瞎想的,桃花运,这就是桃花运啊。赵云澜迅速地掏出一张符甩过去,魂魄身上戾气的黑色总算是淡了一些,勉强成了人形之后他朝沈巍看了看,在赵云澜看不到的地方露出了求救的神色,沈巍微微皱眉,手下快速地摆出一个简单的阵,送那魂魄去了别的地方。

 

“哎哟,你没吓着吧?”

 

赵云澜快步走过来,沈巍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人震惊的东西一样又在那里愣了几秒,他快速地舔舔嘴唇,摸了摸脸,假装受到惊吓地拍了拍胸口,算是给赵云澜一个面子承认他英雄救美。

 

“没有,谢谢……大仙?”沈巍斟酌着用词,虽然这两个字差点让他笑出来。

 

“啊我不是大仙,”赵云澜笑了起来,“我姓赵,赵云澜,先生贵姓啊?”

 

“免贵姓沈,沈巍。”沈巍珍惜地盯着赵云澜看,不想错过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最后他们的视线对上。

 

“以后别独自走夜路了啊,清明节要到了,”赵云澜摸了摸自己的胡子,过了几秒才没羞没臊地把自己真正想说的说出了口,“留个号码?我对这方面的事有点研究,万一你觉得身体不舒服了可以找我,去医院可看不好。”

 

沈巍点了点头,他不太擅长使用电子设备,但是简单的存号码他还是会的,他接过赵云澜那个配有风骚手机壳的手机,庄重地按下了“沈巍”两个字。

 

昆仑,我找到你了。


垃圾剪刀手实名愧疚,我剪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
一个清奇的一、夜、情脑洞,澜孩英雄救美,巍巍以身相许,一夜过后翻脸不认人的,故事。

巍澜-裙下之臣

还是开开心心的呀
霓虹灯下是男孩女孩们的真心相待
隔着那么远那么久,哥哥们要接好哦

1.“我这个人你也知道,讲话说一半藏一半,真心给一半扔一半,唯独对你,是全心全意的。”
2.“哎哟不是,沈巍啊,你干嘛那么想不开?”
3.“我一身臭脾气从小就这样,我爹都嫌弃我,他告诉我生活之前先生存,结果我这生存有保障了临了也没过什么生活,我第一回和男的在一块时候又说谋爱之前先谋生,后来我自己补了一句,做爱之前先做人,就当提醒自己,一条路走到黑,别再迷路又迷途知返了。”
4.“你清减了。”
5.“也许见过,也许没有,就当这是我们第一次遇见。”像过去的一万年,每一生,每一世。


码巍澜车梗


1.真道士沈巍x假道士赵云澜
2.画师沈巍x王公贵族赵云澜
3.赵云澜三岁时被算命的说命有异数,恐怕活不到七岁,除非找一个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男子陪同,最后找到了沈巍。
4.学渣赵云澜千辛万苦考上龙城大学,18岁生日那天,在龙大任教的男神教授,赵云澜的叔叔沈巍,给了他一份难忘的见面礼。


码巍澜au梗

【巍澜】报恩(上)

¥剧版,沈巍Alpha x 赵云澜Omega

全文走链接,又干又柴的鸡胸肉,唉他们太好了,谢谢大家喜欢我这个产x选手,考试还没结束,发完就去图书馆了。

Sum:用长生晷为赵云澜抵御黑能量是他心甘情愿的,他没想过要赵云澜报恩,更不是用这种方式……


小破三轮